一定能够看得出来这个人就是在上一次趴在房梁

 而被顾峥扶住的赵匡胤已经顾不得别的了,他一把抓住顾峥扶住他胳膊的手,将自己的身子拉直了几分,继续问道:“那腹中的孩儿又如何?”
 
    问到这个,王继恩的回话总算是带了几分的喜气:“庄太医说,虽然小王爷尚未足月,但是现在出生已经没有多大的艰险,若是出生后好好的将养着,如同旁的孩童一般,可以身体康健的。”
 
    听了这么久,总算是有点好的消息了,赵匡胤拍了拍一旁的顾峥,低声道:“你扶着朕前去,一时起猛,现在还心乱气虚,万不可让旁人看到朕此时的状态。”
 
    得到了特意嘱咐的顾峥,将扶着赵匡胤胳膊的手往袍子中拢了一拢,让自己的搀扶更加的隐蔽一些,胳膊一使劲,就将赵匡胤半扶半架的引领着朝着翰林院的门外走去。
 
    终于镇定了一下心神的赵匡胤就下达了他接下来的命令:“小恩子。”
 
    “喏!”
 
    “速去让张大伴全宫戒严,所有在内宫的其他宫的宫人们,除了已经入睡的小殿下们,其余人等一个不少,全部到延和宫的宫外,为王娘娘诚心祈福。”
 
    “喏!”
 
    就是赵匡胤也是感觉到了这风雨欲来风满楼的紧迫,他挺直了腰杆加快了速度,与顾峥的陪伴下大踏步的朝着延和宫的宫殿方向走了过去。
 
    这宫内的牛鬼蛇神,是应该清理一下了。
 
    他赵匡胤,马上就要兵发后蜀,在这个关头之中,谁让他的背后大乱,谁就是他的敌人。
 
    这个年轻的毫无经验的帝王,随着脚步的迈出,则是越来越坚毅了起来。
 
    心神强大到,待赵匡胤抵达到了延和宫之后,已经不再需要顾峥的搀扶,真正的做到了波澜不惊的地步。
 
    这般沉默的赵匡胤,与他素日中不拘小节,潇洒大方的行为方式很是不同。
 
    就连那后赶来的四个宫殿的娘娘们,在看到了赵匡胤到来之后,也停下了脚步,犹豫着不敢上前。
 
    这个时候,只有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张德开,无视了周围人的注视,弓下腰身,垂手贴身的来到了皇帝陛下的身边,将他这短时间内查到的蛛丝马迹,低声的和皇帝爷分说了起来。
 
    越听脸上的表情越凌厉的赵匡胤,只是从胸腔中发出了几个字:“好!好!,朕就坐镇于此,朕看哪个胆大之人,敢当着朕的面向就朕的妻儿下手!”
 
    赵匡胤坐在屋外刚搬过来的凳子上吼得是中气十足,不过须臾的功夫,就从一旁娘娘产房的偏殿中,传出来了庄太医又惊又怒的声音。
 
    ……
 
    ps:推书《兵魂藏锋》无兵王、无泡妞、无系统,不套路的纯军文
 
 464 救驾!救驾!
 
    “这药材不对!你乃御药房的管事宦官!不可能尝不出来这味药材已经失去了药效!”
 
    “你在此时仍是端上此种药材,若不是我庄二笔心细,向来在煎药前都要细细查验,否则这催产的汤药,就算是送进与娘娘服用,也是毫无用处的。”
 
    “说!我庄太医与你无冤无仇,何苦如此害我!”
 
    得!这脸打的,啪啪的。
 
    赵匡胤的狠话刚放出来,有人就敢在眼皮子底下搞事情。
 
    别说这慌乱的情况之下了,就是平日中悠悠哉哉的看着点小病,太医院的御医们也没有像现在这样一样一样检查药材的习惯啊。
 
    听到偏殿内的话语,赵匡胤太阳穴旁的血管是被气的突突直跳,他直接将手朝着偏殿一指,朝着一旁靠自己的最近的顾峥吩咐道:“小顾子,你去,将那庄太医带到朕的面前,让他将刚才情形仔细的分说!”
 
    “喏!”
 
    得了令的顾峥,脚下麻利,须臾的功夫,就将这个庄太医给从里边请了出来。
 
    待到这众人一看,原本因为一次次的变故而有些惊怒的赵匡胤,都不禁的笑了出来。
 
    因为这宋朝的后宫里人口本就不多,平日中的头疼脑热的小病,御药房与当值的御医也就给解决了。
 
    可是偏偏这庄太医家中所学,是祖上传下来的妇科妙手,专治女人科的各种疾病。
 
    但是怀胎的王娘娘还算是安稳,未曾到生产的当口,平安脉也都是用的综合科的老太医,平日中用不到他。
 
    其他各个宫的娘娘们,因为近来赵匡胤四处征战,竟是连后宫都很少进,更是体态康健,没啥毛病找他。
 
    一下子庄太医就沉寂了下来,也难怪赵匡胤压根没见过他的模样,这第一次见就忍不住的笑出来了。
 
    这并不是嘲笑啊,真的是发自肺腑的会心一笑。
 
    因为这庄太医长得一张万分讨喜的脸。
 
    如同笑弥勒一般的,双眉垂扫,笑眼宛若弯月。
 
    再加上颇有福气的肉鼻头,再加上总是上翘的嘴角。
 
    让再哀愁不堪的人,看到了他的模样,也心升三分的欢喜。
 
    可是就长得如此的喜庆的庄二笔,现在也难得的怒了。
 
    他被带到赵匡胤的面前的时候,手中还提拽着一个年纪颇老的瘦干儿的太监。
 
    若是顾峥能仔细的打量这个人一番,与他来一个眼神的碰撞的话,一定能够看得出来,这个人就是在上一次趴在房梁后仔细的替李神福观察他的老太监。
 
    只是这时候的他,伪装成了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被庄二笔太医拎着领子,不费功夫的就拖了出来。
 
    这个最不容许医药沾染上后宫的阴谋与人命的庄太医,竟是一个难得的耿直仔细的人。
 
    也多亏了他们家的组训,知晓这妇科生产的重要性,这个庄家子子孙孙,但凡是从医的人,从一开始背读着的金科妇方的时候,第一条就是,入得孕妇口中之要,要亲眼验证,亲手下锅,最不济也要贴身的药童处理。
 
    若不是庄
    “若不是我庄家的辨药说上对这种特例有过明确的记载,就是小老儿一时间也是分辨不出的。”
 
    “居我们的先祖笔迹记载,此乃前朝大唐内宫密药制法。”
 
    “我以为随着连年的征战,此方法早已经失传了。”
 
    “没想到这个不大的皇宫内,竟是藏龙卧虎,存有了这般的人才。”
 
    听到了庄太医的禀报,赵匡胤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一想到如此鬼祟之人,真的可以做到杀人于无形了,不是毒药,太医也检验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