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摔倒的花蕊夫人竟是没有做出任何有效的保护

朕应该穿皇帝朝服来赴宴才是啊!
 
    你说,若是碰到了这样的一位美女,怕是想要将最好的东西都奉献到她的眼前,就算是最节俭的帝王,也是扛不住的要奢靡了吧。
 
    到底是赵匡胤,还分得清事情的轻重缓急。
 
    待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却是发现这红绢帛之上的其他人,现在还保持着呆愣的模样呢。
 
    作为一国之君,自然不能堕了威风,他轻咳一声就吓了让大家清醒清醒的命令:“诸位爱卿,都坐吧!莫要误了及时!”
 
    而赵匡胤的这一声令,也让场地内的诸位……纷纷的清醒了过来,或是羞臊的速速入席,或是饶有兴味的一边走着,一边拔不下眼睛。
 
    孟昶像是经常的享受这种待遇一般,他不怒反乐,朝着这周围的羡慕嫉妒恨的众人一拱手,转头在花蕊夫人的身旁低语调笑了几句,不知道是哪一句,惹到这位美人,也跟着咯咯的轻笑了起来。
 
    而这一声笑,若仙音缭绕,若玉珠落盘,就算是坐在最末席的官员,都能清晰的入耳。
 
    这一轻笑,让上首的赵匡胤又是迷醉了一瞬,却是在眼睛眯起来的时候从中露出了一丝势在必得的光芒。
 
 468 突如其来的异界来客
 
    这江山朕替你孟昶接收了,而与这江山相配给的美人,朕也一并替你接下了吧。
 
    已经在心中有了这种念头的赵匡胤,虽说这宫廷中的宴会因为人员到齐,早已经其乐融融的开场了。
 
    但是他的心思,有大半却是放在了下手的花蕊夫人的身上。
 
    直到这正前方的方台子之上,开始了内廷排演了多时的歌舞曲乐的时候,他才和众人一样,将思绪拉回到了矮台的表演之上。
 
    要说这宫中乐师女姬,真是有两把刷子,将这宫廷技艺带到了一个新高。
 
    场上的女艺是各个身怀绝技,吹拉弹唱,最差的,也有一把如同黄莺一般的好嗓子。
 
    将大家从美色的诱惑之中,给勾引出来,将所有的心神都沉浸在对于表演者的追捧之上。
 
    作为一个略带任性的绝世美人,自己身上的注意力都被人给抢走了,那一点不开心,自然也带在了脸上。
 
    作为花蕊夫人的守护神,这孟昶又怎么能让自己的小心肝受到一点点的委屈呢?
 
    于是这两个腻死人的人物,互相抵着头的小声哄将了两句,在这场精彩的歌舞过后,孟昶就将头抬了起来,笑脸盈盈的朝着上首的赵匡胤一抬手,就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素来未曾听闻新宋国的歌舞技艺,今日一见,简直是而心悦目,颇为精彩。”
 
    “说来不怕陛下笑话,臣在治国方面实在是没有任何的雄才伟略,却是在歌舞乐曲的方面,还是颇有些心得。”
 
    “前几日我刚谱写了一曲新的歌舞,让我的爱姬排演了一番。”
 
    “臣愿意在陛下所设立的宫宴之上献丑,献上歌舞,一赞吾皇英明神武,二赞新宋国千秋万代!”
 
    马屁拍的不错,你想让你的婆娘露脸就直说呗。
 
    但是上首的赵匡胤表现的倒是十分的满意,他捻着下巴上的胡须点头道:“朕准了。”
 
    待他的声音落下的时候,下手的花蕊夫人则是将自己身上的大袍一展,袅袅娜娜的站起身来,娇软的朝着赵匡胤施了一礼:“多谢陛下。”
 
    说完竟是满不在乎顶着整个场内的惊艳目光,缓缓的朝着那个因为的她的出现,而逐渐的撤出了场地,给她腾出地方的舞姬们的方向,走了过去。
 
    像是在示威又像是在宣扬自己的主权,这几步,路花蕊夫人走的很慢,带着只有女人才能觉察出来的洋洋得意与傲慢。
 
    这让马上就要撤出矮台与其擦肩而过的宫姬们的心中,可是不舒服极了。
 
    不知是何人,又不知抓住了哪一个点,这昂头向上的花蕊夫人的脚下就像是被什么给轻轻的绊了一下一般,莫名的就失去了平衡,一下子就朝着台子上最后一阶的台阶上摔了过去。
 
    若是这花蕊夫人顾得及形象,用双手撑住了地面,也只不过是狼狈的歪倒罢了。
 
    可是这位向来是人伺候的精心的女人,像是弄不清情况,还以为现在是那前呼后拥的后蜀王宫之内呢,摔倒了有人及时搀扶。
 
    现在的她竟是只顾及着她美美的形象,以及重点保护的胸前,就这样惊呼一声,环抱着衣衫的……直愣愣的磕在了那个台阶之上。
 
    惊的台下的孟昶,压根就忘记了这是赵匡胤的宫宴,急忙忙的就从案前站了起来,竟是想要奔着高台之上奔跑而去。
 
    但是此时,一旁与他一起赴宴的孟昶的亲弟弟,一把就按住了自己兄长的肩膀。
 
    就在这一让一错之间,那台子周围的人就发现,,竟是面门朝下的,让额头直接的磕到了那高台子的,最后的一阶的台阶之上。
 
位了之后,那个红色的箭头的标志也明明白白的显示了出来。
 
    宠妃系统!
 
    一旁金字的说明书,也在确认了系统的用途之后就滚动了出来:
 
    自古有宠妃名满天下,无论是骂名或是美名,无一不是众人追捧的对象。
 
    这种信仰之力,来的轻松,只要将宠妃的名号做到极致,就能够站在金字塔的最上端,受到万人的敬仰。
 
    而这个宠妃系统,自然就应运而生了。
 
    辅助宿主,走上宠妃的巅峰。
 
    当然了,在看到了这个系统的名字之后,顾峥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又是个没啥用的破烂玩意。
 
    瞬间就对这个系统失去了兴趣的顾峥,紧接着就被台上因为灵魂体的入侵而缓缓转醒的花蕊夫人的一句话,给吸引了过去。
 
    因为现在摸着额头上被磕出来的横道,还没弄清楚情况就开始破口大骂的异界灵魂,来到这里的第一句话就是:“x!疼死爹了!这是啥玩意儿啊,还磕到脑门了!”
 
    配着花蕊夫人原本的声音,吐露出如此彪悍之语,怎么听都别扭。
 
    待到众人被花蕊夫人的这一反应给弄得目瞪口呆,呆愣在了现场之后,那个摸着额头迷茫的灵魂,这才开始转着头的打量起场内的情况来。
 
    随着他的头转动的越来越缓慢,再轻轻的低头看向了自己的身上的衣饰的时候,这位花蕊夫人盯着自己白皙细腻的胸脯,竟是滴滴答答的流出了两管十分没有出息的……鼻血。
 
    再美的女人,配上了气质全无的灵魂以及两道流血不止的鼻血之后,都会美感全无。
 
    台上的赵匡胤莫名的就乐了出来。
 
    而台下的孟昶却是再也忍不住的朝着现在还坐在台阶上的花蕊夫人询问到:“徐姬,你可还好啊?”
 
    这时候一旁的一个小宫女终于是赶到了台阶的底下,朝着花蕊夫人递过去了一方黄色的绢帕,让这夫人一把扯过来之后,就仰着头的把手绢给扣在了鼻孔之上,一边一个捻的就将鼻血给塞住了。
 
    这豪迈的大气的,仿佛直接就换了一个人一般。
 
    这一表现让坐在台子上的赵匡胤哈哈大笑了出来:“真是一个妙人!花蕊夫人,你还未曾表演就将朕给逗乐了,朕对你接下来的表演,可是太感兴趣了啊。”
 
    “你这身体表演一个歌舞,可是无碍的吧?”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